●藝術攝影展覽資訊

創作者提供
2012/3/8

凃倚佩:「位移的召喚 ─ 精忠三村影像展」(Suture)

@Howl Space, 3/17-4/15

字體大小:
創作者:凃倚佩 (成功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
展出日期:2012.03.17-2012.04.15
開幕茶會暨創作對話:2012.03.17(五)14:00 - 15:00


當代法國思想家茱莉亞‧克莉斯蒂娃(Julia Kristeva)提出賤斥(abjection)是一種強烈的排斥,面對不潔與恐懼而產生一種推離的力道,而那其實來自於主體對於母體的抗拒。在推離的過程當中,是否有可能來自原初的鄉愁?兩年前我偶然進入全台灣最大的眷村─精忠三村拍照,這座因拆除工程而不斷毀壞的村落所散發的恐怖讓我產生極大的恐懼與無法言說的排斥,但這樣的推離到底將我帶到哪裡?不斷進入精忠三村,我發現那源自於一股召喚,而那召喚到底是甚麼?我想起小時候在北門的家屋因長年失修而不斷毀壞,那如同一個我不願面對的噩夢,精忠三村與北門家屋的傷殘影像雷同得像是一場神秘的合謀,將我不斷帶回終將無法復返的童年時光,這一連串的觀看過程形構了一股位移的召喚,在無以名狀的情緒當中快速複寫記憶的輪廓。

我8歲離開北門,那是一個安靜的小鹽村,小時候的家,屋頂破了一個大洞,那是我和弟弟兒童時期的房間。因為爺爺曾是北門鹽場員工,所以小時候的家屋便是鹽場的公有宿舍,沒辦法收購的情況下也不能進行維護,這20幾年來,每每回去,我只能看著屋頂漸漸坍塌,那個洞越破越大,越破越大,小時候的房間甚至長出了歪七扭八的樹木。那是一種無法遏止的破壞,一種無法停止的失落。

初訪精忠三村,我看見處處佈滿未清運的傢俱、窗簾、海報、垃圾和滿佈的金色圓圈,這裡的混亂景象讓我感覺非常恐怖。後來知道那些金色圓圈是美國藝術家William Walsh的「金色圓圈計畫」( Gold Dot Project),他在村裡大規模地畫下上百的金色圓圈,目的在於吸引觀眾的目光再次感受精忠三村的美好,此計畫執行至今已兩年多,隨著拆遷,作品也慢慢消失,目前所剩不多。Walsh對精忠三村的愛護如同溫柔的修補,也像是終於有人發現我內心面對北門毀壞家屋的失落。在《空間詩學》一書中有Paul Eluard的一句話:「當我們天空的頂點融合在一起,我們的家屋就有了屋頂。」對我來說,精忠三村、北門家屋和我之間產生紐帶的連結,如同那「屋頂連結」的時刻。與其說這是一個攝影展,不如說這是一次「情感」的展示,一種對於終究無法復返於某地、某事的失落,透過攝影完成一次「自我補償」。

Walsh曾以為精忠三村是一座廢墟,這讓我思考了一些問題:到底有沒有人關心現在還住在精忠三村裡的居民?他們又如何面對整座村子緩慢地凋零,卻仍必須住在哪裡被迫接受的心理變化?對我來說,那些家屋的窗框如同憂鬱的雙眼,毀壞的牆身如同受傷的身體,我嘗試透過此次展覽佈局觀點的縫合(suture),展示影像如同皮膚,觀看行為如何引發敏感的複雜感知,也召喚觀者對於精忠三村的關懷。


齁空間 Howl Space
開放時間: Wed-Sun週三至週日 14:00~20:00pm(週一、週二公休)
地址:台南市中西區永福路二段163號(臨近全美戲院)
www.facebook.com/howlspace

[所有●藝術攝影展覽資訊] [TOP]

歷史上的10月●藝術攝影展覽資訊

綜合好文隨選

[TOP]
Copyright 2000-2020 , imagecoffee.net All rights preserved.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歡迎友善分享,非經許可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