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咖啡顯影

雖然一樣的教堂攝影作品,我個人比較喜歡曾先生的那張的階調。但是Ansel Adams這張後人放像的就大師名聲和價錢來看賣不到100美金還真的很吸引人。
2008/3/27

穿太多的歐姬芙:我看曾敏雄攝影展中的論述問題

字體大小:
於本月15日於TIVAC揭幕的曾敏雄先生的攝影展,是一個具有高度創作內涵與品質的創作成果展現。而本文所要論述的重點是,就個人的觀察而言,這樣難得出現具有相當程度的攝影展覽,卻在作品論述與影像評論上不夠完整,或是更確切地說,目前出現的這些評論與論述無法也不可能賦予曾先生的作品在藝術方面的定位與價值,好的作品沒有搭配好的論述,就像一頓豐盛的晚宴卻沒有像樣的甜點,感覺有些可惜。


缺乏形式上的闡釋

如果說這些作品定位為「藝術」(展場就叫什麼視覺藝術中心不是嗎?)就無可避免必須面對形式主義與風格分析這藝術論述中的基本問題。雖然筆者不是形式主義者,或是說筆者並不完全支持形式主義,但這世界上有太多具有好眼力與好腦袋的風格學者,她們很容易把這樣的問題完全戳破。

除了曾先生的創作自述外,整個展覽對於曾先生的作品內容闡釋最多最力的,就屬於張照堂老師的優美文字。除了用具有詩意的「安靜」為作品命題外,更多著墨在作品內容的意境闡釋。但是,對於整個攝影作品在攝影史與中的脈絡,以及藝術中的脈絡,卻完全沒有交代。這是一個相當可惜的地方,因為就作品風格形式而言,曾敏雄先生精緻的,用大片幅像機拍攝的黑白純攝影風格,不能不把它放在從美國攝影/ 分離光圈64小組他們之後的作品與攝影史脈絡來看。確切地說,就是指安瑟.亞當斯(Ansel Adams)愛德華.威斯頓(Edward Weston)等人。


避談的亞當斯?

不論是作者曾敏雄或是張照堂,都提到那個美國女畫家歐姬芙(Georgia Totto O'Keeffe)與她最後的棲身之所,也就是曾先生自述追隨所拍攝這批作品的主要場所:美國新墨西哥州。然而,大家卻沒提起了的兩件事情,一件事是,歐姬芙的先生,也就是美國當代攝影之父的史蒂格利茲(Alfred Stieglitz)。另外一位是她們共同的好友,美國攝影大師安瑟.亞當斯

如果沒有當初史蒂格利茲在20世紀初拍攝的那批舉世譁然的歐姬芙人體作品,歐姬芙恐怕在來到新墨西哥州之前都難以成名;而如果沒有史蒂格利茲安瑟.亞當斯的努力,恐怕黑白純攝影在美國也不會有現在的藝術定位與價值。而這邊最有趣的是,曾先生的作品拍攝場所,大師安瑟.亞當斯也曾前往拍攝,並留下不少精緻的佳作。那麼,曾先生到底是追隨歐姬芙,還是亞當斯

當然,我不相信這麼長年在攝影領域努力的曾先生,以及多年從事攝影教育的張照堂老師會不認識安瑟.亞當斯。雖然大家都客氣的說是追隨歐姬芙,但不知是事實還是巧合,曾先生的作品風格與音樂背景與造詣,以及所拍攝的新墨西哥教堂與沙丘都和安瑟.亞當斯英雄所見略同。既然如此,為何又只談歐姬芙而不談亞當斯?畢竟藝術品的價值是必須放在藝術史的脈絡中的,而最古典的藝術史學方法就是風格分析,你今天不拿安瑟.亞當斯出來,以後那些形式主義者遲早還是會端出來比較,屆時再來找定位,恐怕已錯失展出時就該有的商業先機。因為如果這批作品放在攝影史與藝術史的脈絡裡有價值,就會是藝術投資的最好標的物,但是如果在評論上僅作作品內容的闡釋而忽略形式風格的脈絡,在收藏的條件上就很難說服他人,因為作品還沒有被定位。


穿太多的歐姬芙

重點在於,藝術作品的價值是否能在整個藝術史裡面有所定位,恐怕難以逃避面對那些形式主義者拿著放大鏡細看的比較。就像如果歐姬芙當年沒在他先生史蒂格利茲的鏡頭前面大膽一脫,恐怕既沒辦法成名,也不會有人在乎她是否晚年來到墨西哥州沙漠,成就他那些被定位為女性主義繪畫的畫作,當然,更不會有之後如曾先生這樣的腳步追隨者。

或許當年歐姬芙穿太多而遮蔽了美麗的身軀,不見得是對藝術史是件好事。就像好的作品,即使在風格上不是創新而是延續,即使延續了那美妙的身軀,就該讓人知道,而讓人知道的方法,還是只能把那件包裹身軀的外衣徹底脫掉。否則,既無法為作品作定位,也無法提升應有的作品價值,而最終對於商業販售也不會有任何正面的幫助。


[所有●映像咖啡顯影] [TOP]

歷史上的9月●映像咖啡顯影

綜合好文隨選

[TOP]
Copyright 2000-2020 , imagecoffee.net All rights preserved.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歡迎友善分享,非經許可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