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攝影展覽資訊


2008/6/8

自我與表象-Catherine Cameron攝影展

@上海紅坊藝術空間, 4/24-6/15

字體大小:
展期:2008年4月24日6月15日
地址:紅坊藝術空間 上海市淮海西路568號A101 紅人沙龍
  
  About Ego & Persona, Self Portraits by Catherine Cameron
  自我與表象—卡薩瑞納•卡梅隆的自拍影像

  
  In general I want my photographs to resonate human conditions, mirroring aspects of memory, longing, desire and ambiguity.
  總的來說,我希望我的照片能和人類的心境產生共鳴,反映回憶、渴望、欲望和曖昧。
  
  In my self portraits I travel inwards, dealing with my own memories, longings, fears, desires, hopes, anger, oppression and also more ambiguous matters, issues unknown to me and my conscious mind.
  In this work I seek to uncover these feelings. I give them a voice, a face. The expressions can be seen as either masks, or as what lies underneath the masks worn.
  通過自拍,我游走於我的內心世界,揭示自己的回憶、渴望、恐懼、欲望、希望、憤怒、壓抑,以及那些模棱兩可的、未知的事情和我的潛意識。
  
  In this introspective journey, boundaries between dream and reality, memory and truth are diffuse. The past and present are intertwined. Presence and distance is unresolved.
  這一段內省之旅,穿梭於夢境與現實, 回憶與真理的模糊的邊緣。過去與現在糾纏在一起。眼前與遠端難分難解。
  
  Self portraits tell the private story of the individual. Every life is different; however we share the same human aspects even if our perception of them and how we deal with it is different. We share the same story and yet we don’t.
  自拍影像講述了個人私密的故事。每個生命都是獨特的;然而,即使我們的觀念和處事方式不同,我們仍然擁有相同的人面外表。我們擁有相同的故事,只是我們自己不知道。
  
  (Catherine Cameron
  
  
  
認出卡薩瑞納•卡梅隆 (Catherine Cameron)——“自我與表象”展覽序言
  
  卡薩瑞納•卡梅隆的自拍像讓人想起極具天賦但又是悲劇性的女攝影師FRANCESCA WOODMAN(1958-1981)。象WOODMAN 一樣,CATHERINE CAMERON也浸淫在四方形的黑白攝影中,但僅此而已,因為CATHERINE CAMERON 創建了自己的世界,是挪威當代攝影的代表人物。
  
  斯堪的納維亞冬天的夜晚肯定是漫長而漆黑,這是這套32張照片的“自我與表象”系列帶給我們的第一印象,源於其始終如一的黑度。 “PERSONA”出自希臘語,特指古劇場舞臺上的演員所佩帶的面具,但根據榮格的理論,這同時也是一種心理分析的概念。“PERSONA”也催生過英格瑪•伯格曼(斯堪的納維亞另一位電影攝影領域的巨匠)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在該片中,女戲劇演員突然失聲。與拉丁文“EGO”(這個單詞已經成為新世紀自我認知的最基本的概念)結合在一起,我們能夠揣測到CATHERINE CAMERON在自我影像上的野心。
  
  近距離的拍攝,擠近的角度,有時從特寫變成放大,藝術家本人同時扮演攝影師和模特,主體和客體都在同一時空。探索自己身體上的光影變換,從手部到膝蓋,冒著模糊畫面細節的風險對明暗對比進行操控,她試圖在透露內心感受的同時創造一種深深的憂鬱。透過蕾絲和內衣帶來的女性化的沉迷,以及羽毛的柔嫩和拖鞋,她描繪了女性身體的美麗和精緻,在這些身體上她毫不猶豫地投影了主題、情感和想法(照片的名稱包括:迷失,霧,凳子,傾斜等)。她甚至將自己裝置成一棵掛滿燈泡的聖誕樹。有時她的面具(PERSONA)是精緻、女性化、脆弱而敏感的;而有時她則顯示出粗暴和堅強,那幾乎是男性化的、充滿力量和控制欲。
  
  為何有這麼多的女性攝影師的自拍像?是她們比男攝影師更善於內心自省,或者僅僅是因為自戀?又或者她們只是發現拍攝自己比較方便,成本較低?
  
  無論怎樣,對CATHERINE CAMERON來說,自拍像變成一種偽裝,一種缺陷(鏡子裏胡亂塗抹的口紅),甚至是易裝癖對於自身的侮辱性的諷刺,全部遵循了古典攝影的純正傳統——儘管是以一種全新的語言(小心的使用閃光燈,這同樣也是她的導師ANDERS PETERSEN的標誌)。CATHERINE 的EGO也存在於她描繪的風景,微風和霧霾中。
  
  總之她的作品如此吸引我們的原因也許用CINDY SHERMAN的語句來表達最恰到好處:“我想要達到一種效果,即人們從我身上認出了他們自身。”
  
  策展人 –尚陸
  March 2008

[所有●藝術攝影展覽資訊] [TOP]

歷史上的5月●藝術攝影展覽資訊

綜合好文隨選

[TOP]
Copyright 2000-2018 , imagecoffee.net All rights preserved.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歡迎友善分享,非經許可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