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咖啡對談錄


2000/5/23

與婚紗攝影師J的對話之二

字體大小:
From: Joe
Sent: Thursday, May 18, 2000 3:07 AM


Hi~一瓢飲

我也謝謝你的回應
另外 我是女性
也許中性的名字讓你以為我是男性吧
沒有關係~呵呵

我必須聲明
我這些文字
不過只是個人小小的觀察與不盡然客觀的看法
你願意引用我的文章
我自然受寵若驚 也很榮幸
希望不會造成你的讀者對於映像咖啡顯影的負面反應就好

以藝術和社會的關係來說,我一直以為要有健全的商業市場 才有可能有藝術市場,藝術從業人員也才有發揮自己理想的空間。
我認同你這番話
就婚紗目前的市場趨勢 正在準備踏入另一個新的時期
少數優質婚紗公司的成功為同業做了良好示範
這些公司提高成本來經營
願意在商業利益 藝術層次 商品質感之間取得平衡
相對的有眼光的消費者會懂得選擇
而這些業者也確實能給予這些付出更高消費的客戶有一定品質的商品
業者相對也替自己開發了層次更高的消費者及市場
它們經營的很好也很賺錢 慢慢的會影響其他業者跟進
當然國人素質的提昇 市場的趨勢 流行的STYLE 都在Push婚紗業的改變
不過這只是開始 有很多只是表象的改變
改變裝潢 擺上一些有設計感與質感的禮服
但是攝影風格仍然制式 彩粧造型俗不可耐 人員素質還在等待提昇
不過 改變就是這樣吧 總是有不三不四的陣痛期...

婚紗攝影禮服就和FASHION一樣
現在的變化只不過是它過去到未來的其中一個階段罷了
也許二十年後宮廷與馬車 王子與公主的風格又會引起狂熱也說不定
或者 攝影禮服已經沒落成為歷史也不一定
又或者 婚紗攝影師已不覆存在 只剩下數位影像合成技術人員 沒有人知道
不過我相信 Digital 是沒有辦法取代 Film的......

話說回來
這樣的轉變對婚紗攝影師來說是否是件好事 可能見人見智
我想或許可以去期待 不過也是更辛苦的未來吧
在有限的題材 倉促的工作時間 還有各種條件的拍攝對象下
一天生產最少一百三四十張以上的照片要張張精彩
拍完照片工作尚未結束 按公司規定你還必須與客人面對面
無所不用其極的強迫推銷照片
實在需要很大很大的付出與努力
這一行非常容易令人倦怠 也容易扼殺創造力的原因很明顯
我從事這行之後 有一陣子國內外旅行
或是平常會想獵取鏡頭的活動 連傻瓜相機也沒帶
說起來很矛盾
我所選擇的卻不是我所認同的 曾經也感到有些失望
儘管我也沒有雄心壯志要做個藝術家
不過我很明白 不管理想是大還是小
現實都是它的基礎
就像從事網路工作的一瓢飲也有著他更想要的一切吧~

我真正從事攝影的時間並不很長
在婚紗攝影業界也不過4年的時間
在決定從事影像的一開始 就吃了不少閉門羹
我的初衷並非婚紗攝影 而是流行影像
找過了不下十家的媒體服裝攝影工作室
有一半以上在電話裡就拒絕我了
自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是女性
沒有辦法 誰叫我是生長在父權結構的社會
身為女性 在做出一些選擇時有著它的挶限
當然我不是不了解
男女不可能完全勝任另一性別所能勝任的一切
但是 在台灣選擇了學習攝影 即便只是平面攝影
機會還是比男性少了許多
我想我們都很清楚國外女性攝影師 攝影家 人數超出我們有多少
姑且不看西方女性比起東方女性在身體(體力)上佔優勢
但是他們的社會與我們相比
確實是給予女性較多機會 能從事一些男性勝任的工作

不過 其實我並不感到懊惱
在不得其門而入的過程裡
我也間接的對於我選擇投入的世界有了初步的了解
我也明白 有些攝影領域 是自己也沒把握體力能負荷的
但是也不打算放棄
所以轉化了型式 走向最有可能發展的方向
當然有些女性還是可以的
據我所知目前台灣就有一位女性攝影師
她能扛起35釐米的攝影機拍攝MTV
她沒有摔角選手的外型
走在路上 你會以為她只不過是清湯掛麵的瘦弱大學生
在台灣 她算幸運也是很少數的例子
找到了一扇接受她的門
有機會開啟現在這條自己努力創造的路

在我的前輩那一代以前 婚紗攝影也是很輕視女性的
從事攝影助理的女性很多 那是因為婚紗攝影的工作現場需要女性
但是獨當一面的機會還是很少
我剛入行不久的時候 也遇過一些男性攝影師
說了一些"妳不嫌累嗎?" "女人還是要安定結婚生子"等等的風涼話
我覺得自己已經算是幸運的了
當我已經準備獨立的時候
這個圈子的和我一樣位置的女人 慢慢增加當中
現在專業女性攝影師在婚紗攝影已經不算是稀有動物
有些公司很欣賞女性在此工作上的一些特質
有些公司還是排斥女性攝影師的.....
除了她們自己的努力
時代的變遷 社會觀念開放 女性的自覺與勇氣都是催化劑
不過這些都還是緩慢的

當我站上攝影棚裡最高的位置之後
我還是不時會因為女性的角色受到消費者的質疑
這些質疑者或是歧視有不少也是來自女性
有時候 他(她)們不需要說出 "呃~是攝影師呀?!" "哎呦~攝影師是的呀!?"
只消一個眼神 妳就會看見詫異 驚訝 懷疑 不以為然 還有輕視
有時候這裡面也混著一些真誠的佩服
我必須老實說我並不為這樣的佩服暗自竊喜
因為自己是行內人
了解平面攝影對女人來說本就不該是一般人認知的那麼困難
這反而只是突顯我們社會看待女性不夠平等的冰山一角
當然這並不能怪罪那些有此反應的人
個人雖然免不了有所感觸
如果自己能去看清一些背後的因素 久而久之也能了然與包容
呵~不知不覺我竟然聊了這麼多
下回再敘吧..

JOE

-------------------------------------------------------------------------

From: "一瓢飲"
To: "Joe" Sent: Tuesday, May 23, 2000 6:37 PM

Hi~JOE:
很對不起,竟然不知JOE您也是女生:)
其實不論藝術家或是攝影師
比起男性來說,國內外女性真的都算是少數。

一瓢飲之前曾經提過西方的女性曾經高喊
"女性一定要脫光才能進美術館嗎?"
即使歐美那些藝術教育相當落實的國家
也曾經籠罩在父權的陰影之下
西方的女子學院在19世紀
就已經把藝術教育列為相當重要的一部份
但是相當可笑的
竟然只是因為女性要相夫教子......

而美國被譽為最偉大的女性主義畫家--O'keefe
在他老公--攝影之父的Stieglitz的鏡頭下
所拍的裸照難道沒有沙文主義的陰影嗎?

雖然一瓢飲是男生,
但是,
一瓢飲一直以為
女性的感性和對很多事情的敏銳度
其實都比大多數男性來的強
就像JOE您信中所表達的對本土婚紗攝影的關懷
我相信不是每個男攝影師都能像您一樣如此深入
所以一瓢飲一直很期盼,
攝影人之中有更多像Joe您一樣的女性來投入
提供更多不一樣的視覺觀點

傳統的父權價值觀已經慢慢在消失,只是還要一段時間
相信未來的新新人類,不會在那麼被侷限在傳統裡。

話說回婚紗攝影
其實影響整體風格的層面相當多
如您說的造型彩妝佈景等
還要加上服裝,甚至相本的設計風格
這些不是就攝影師的技術上能夠去改變的
國人複製國外時尚的文化
又相當根深蒂固
在鏡頭中,很多人都想當別人,不願意做自己
這些因素牽涉到教育和文化背景
我想,也的確沒這麼容易去改變

JOE~ 不要輕易讓攝影的工作影響到自己對影像的理想
也許終日按快門的工作
會讓自己在休閒時光想忘掉那種壓力
但是,
有時間來對影像思考卻未必是工作的時候~

加油~

一瓢飲

[所有●映像咖啡對談錄] [TOP]

歷史上的11月●映像咖啡對談錄



抱歉目前沒有其餘各年11月檔案資料!

綜合好文隨選

[TOP]
Copyright 2000-2017 , imagecoffee.net All rights preserved.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歡迎友善分享,非經許可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