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秋霜天,南方

草木依舊, 是南方的秋。 即便在, 陽光試圖溫柔, 未曾催枯; 卻已拉朽。

彼岸照月

印度支那 眼前 古城月夜 遙想 千百年間 水燈 劃過水面 流逝 船槳人聲 如雲 微弱清晰 遮月

遺憾或感嘆

天地鬼神, 過去還有未來。 暫留的時空, 生命, 或長或短的, 遺憾或感嘆, 信與不信? 人在做, 當真沒有誰…

Earth

Everthing All Responsibility To Home Earth

小陽光

時間的空白, 微風與 被撥開的樹葉間; 小陽光, 那麼點滴地, 緩慢照向: 轉身再也不見的影子的 遠方。

故鄉的樹

在鄉下長大的人們,都知道那一棵樹。那棵樹;只有一半立在那裏,而另一半卻立在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