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攝影展覽資訊

引自 OFOTO Gallery 全攝影畫廊 官網
2013/2/18

童衣XL —— 張衛星物影作品展

字體大小:
展期:2013.3.2-2013.4.5
開幕:2013.3.2 / 16:00-18:00
作品鏈接: 請點這


童衣XL
文 / 陳海燕


《童衣XL》是張衛星去年《童衣》系列的延續,是創作主題的意猶未盡和自然沿襲,是時間流變的自覺呈現。

一組女童的舊衣,通過可愛的衣裝形制,漸漸顯影出一種長大和背棄的痕跡,如同蟬蛻,在一次次掙扎和解脫中成長,而其本身卻成為了治癒某些疾病的藥引。記憶敍事、懷舊敍事、女童敍事、時間敍事…… 這些敍事母題通過一幅幅被加大了尺寸和款型成人化的衣物呈現在一起,營構出一種闃然無聲的多元情緒。想像中,穿用這些童衣的主體正慢慢褪去兩性體的模糊性,進入豆蔻年華的半神時期,終將成為波伏娃思辨論證下的第二性。作為父親身份的張衛星用目光撫摩著前世情人的女兒日益長大的身影,複雜的心情催生和演化成又一次的創作動機。

德國著名哲學家恩斯特•卡西爾把人直接定義為“符號動物”,他在《人論》中說:“我們在人那裏確實發現了一種動物世界中所沒有的特殊類型的關係思維,在人那裏已經發展起一種分離各種關係的能力——即在其抽象意義上考慮那些關係的能力。要把握這種抽象意義,人不能再依賴於具體的感覺材料…… 而要考慮這些關係‘本身’。”卡西爾說的“關係本身”就是符號。因此,人的分離、抽象思維的能力就是人創造了符號概念,而關係思維依賴於符號的思想。如果認同這一闡釋,應該說張衛星試圖憑藉女孩童衣這樣的載體完成符號信息的傳播任務。顯然,多年的嘗試和實踐,對於直接物像技術的稔熟已讓張衛星可以更加自由和充分地取得理想的表達方式,甚至表現空間從二維擴展到三維,由平面物影圖像擴展到三維陶瓷裝置,而時間流變概念的取得來自物的表徵自有。加大尺碼的是衣物,而畫面尺幅由原來50×60釐米擴展成100×130釐米,其中的技術難度和繁雜甚至涉及到了暗房硬件的改造。更大的暗房空間,室溫、藥溫、水溫的控制,水池、藥池的體量,水洗、整平過程中對紙張的把控。然而,這些不被人察覺的努力和易被忽略的細節讓觀者很容易丟失一些符號表達,產生出了符號漂變,主觀世界精緻的影像幻象被觀者無意識地改造成為一種純粹的視覺觀看。

藝術家可貴的敏感就在於通過一如既往的抓捕、印像和提純,把有常變成無常。黑與白、光和影,兩極間的限度被無明無序的灰階填充,變本加厲地弱化、改造和變性衣物本身的質地和屬性,光幻、羽化,乃至透明得薄如蟬翼,輕得失去所有重量,匿藏於無極的混沌,終於被凝滯、定格和固化,靜止在時間流變的一瞬之中。從中,人們選擇性的觀看方式自會感受到一些可被言說或是不可言說的意會,或許並不完全符合藝術家本人的意圖,甚至也可以是某種反向或超越,這當然是一種最理想的藝術效果。尼采在《悲劇的誕生》中借用日神阿波羅和酒神狄奧尼索斯的象徵來說明藝術的起源、本質、功用,乃至人生的意義,光明的日神是使萬物呈現美的外觀,本質是人的一種幻覺,張衛星的作品表面上顯然屬於日神藝術,迷夢一般的畫面有著非理性的一面;而酒神象徵情緒的放縱,酒神藝術是一種具有形而上深度的悲劇性情緒,從某種認知上可以說張衛星試圖用一種反烏托邦的祛魅方式來完成他作品的符號定義,這恰恰是人們反感、詬病乃至抗拒的存在主義,而存在主義的屬性亦是悲觀的,也是這個怪力亂神的時代刻意回避和排斥的語境,集體狂歡,寧願娛樂至死,摒棄無明和虛無。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將作品僅僅當成是個體的一種情緒表達而忽略服裝本身這個符號載體,那麼顯然會因此而失去作品自身所創造出的另一種思考力,而問題的關鍵在於是否我們願意拋棄一些對服裝過於簡單程式化的認知,服裝哲學形而上的思考完全有能力賦予更多的能指、所指和意指。在這裏,我願意提供一種借鑒,引用法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法郎士曾說過的一段話:“假如死後百年,我還能在書林中挑選,我不會選擇紀實文學、小說、散文…… 我將選擇一本婦女時尚雜誌來讀,它比一切社會學家、歷史學家、經濟學家…… 告訴我的東西都要多。”

如果這個童衣主題可以被繼續,將可以突破時間的流變,不僅因為我們每個人的內心都是一個孩子,還因為字母“L”可以前綴無窮個“X”。


OFOTO Gallery 全攝影畫廊
上海莫干山路50號13幢2樓
Tel: +86 21 6298 5416
E-mail: ofotogallery@163.com
http://www.ofoto-gallery.com

[所有●藝術攝影展覽資訊] [TOP]

歷史上的1月●藝術攝影展覽資訊

綜合好文隨選

[TOP]
Copyright 2000-2021 , imagecoffee.net All rights preserved.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歡迎友善分享,非經許可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