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波不蕩漾

溫度與時間,周而復始地,擺盪;黃昏與早晨,綿綿不絕地,交替。枯枝終究不再春,倒影徒留虛幻; 那一日。

再會銀鹽富市

底片時代,是否還在?少了市場,少了利潤,少了生產,少了資本投入,少了頭部廠商,終於來到了天價般的膠捲價格,類比…

河邊記憶

時光依舊,山河依舊,晚風依舊;即便是那些往事如舊,再聚首,人可曾依舊?

半春半秋

繁華如春, 草桿如秋; 是半春? 是半秋? 似綠野, 似枯萎; 無雨問神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