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暫停和唯一持續

千百年歲月, 人們曾走過的石磚道, 靜謐空間中的時間穿越; 空氣暫停, 溫度暫停, 心跳暫停; 思念, 持續。

跟著我,Burano

這小島不大, 卻處處精彩; 你拿著相機鏡頭, 看著我們很久, 不如帶你一起走走? 來不來? 跟著我, 誰曉得甚…

翡冷翠 Firenze

豔陽如刀, 劃入古城暗巷; 行走的禿子, 映身在巷弄鏡面; 不叫人疼, 不讓人瞎, 沒有一絲半點浪漫, 穿過詩…

誰來擺渡

誰曾掌舵,
幾許漂泊;在水流,
或流水間;誰又曾,與誰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