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大師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官方網站


季惠民,〈攝影大師杉本博司官方網站〉,《絕色光影》,36期,台北:雅墨文化,2009年1月,頁122-123。
一瓢飲按:這篇為雜誌撰寫的文章完稿時,尚不知日本雜誌Photo GRAPHICA vol.13特集為杉本博司推出了專刊,想詳細目睹杉本博司作品的朋友,不妨購買,或是參考黃亞紀小姐部落格的專文。

這篇網站介紹全文並載於《絕色光影》雜誌2009年1月號。
————————————

來自時間與記憶的山本

記憶中,筆者最早接觸到杉本博司的攝影作品是在多年前還是學生的時候,從一堆國外攝影集中翻出他的劇院(Theaters)系列並被他的攝影影像深深吸引。記憶中當時還是攝影新手的我莫名地崇拜使用大片幅相機拍攝的那些美國藝術攝影家,因此在看完他拍攝的美國二、三0年代電影院的場景時,一不小心就把杉本博司規類到自F64小組以來的那群美國大師群當中。

或許是這些許偏差的記憶,引領了我在歷經十幾年,在對攝影有更深的認識之後無意間連上他的網站並再次被他的作品所感動。無獨有偶的是包涵杉本博司本人的自述與他人對杉本的作品評論,都把他的作品創作歷程導向時間與記憶。的確,時間與記憶息息相關,即便是當初懵懵懂懂的讀者也會再次透過杉本的作品喚醒些什麼,更別說是杉本的各個系列作品早已被當成藝術史、攝影史中的重要座標,杉本三十多年的攝影創作早已就了他的大師名聲與評價。

sugimotohiroshi.com
,這個用杉本博司海景作品作為首頁影像的網站,正是他的個人官方網站。他的首頁海景作品讓人直視海平線之外,惟一出現的是,山本的英文名字。

融合西方的技巧與東方的美學

低限主義、觀念藝術……和藝術史論這些深邃不平易近人的名詞關聯上或許讓藝術圈內人更想深究杉本博司的作品形式與內涵,但對於一般的欣賞者而言或許就意味著一堆看不懂的論述內容。若我們先稍微放下世人對山本的作品評價與詮釋,嘗試用自己的雙眼和心靈去和他的作品對話,首先,你會被他畫面的簡單構成所吸引,接著,在杉本作品中時而細緻時而晃動或是些許模糊的畫面影像品質,引導到他所嘗試表達的世界之中。

網站中最重要的作品集(Portfolio)單元除了《影之色彩(Color of Shadow)》系列與《護王神社(Appropriate Proportion)》空間建築之外,其他的作品都是黑白攝影。這些用大片幅底片拍攝的黑白攝影作品雖然擁有精緻的細節表達能力,但在形式上嚴格來說卻都是高反差的,畫面上最白和最黑的部份總是佔很大的面積。這和美國傳統那種階調豐富,低反差的黑白純攝影作品有些許不同。這說明了攝影者本身來自東方禪宗的那種文化底蘊所帶來的形式差異;再者,即使是杉本在如《松之林(Pine Trees)》、《海景(Seascapes)》……等等許多系列的構圖方式與搭配使用超慢速的快門曝光來讓時間成為作品內容的一部分,這些慢快門所造成畫面元素晃動與畫面構圖方式卻也同時模糊了西方的那種透視法在視覺藝術中的重要支配程度,而使他的攝影作品更帶有東方的水墨色彩與禪意。

融入本身東方的文化體系並且在西方的藝術圈當中創造同中求異的形式差異,或許只是杉本博司成功的原因之一。讓西方世界反思視覺性、視覺化與自攝影發明以來受實證主義支配的影像真實觀念,以及檢視與反思歐美自身的文化與傳統,也讓杉本博司成功地開創他攝影作品的不凡內容與價值。在《劇院(Theaters)》系列裡,一幅幅被電影院螢幕二小時放映影像光源所照亮的劇院空間細節,透露出的不只是訊息堆疊所照亮的空間帶來的視覺沖擊,更是一個在美國發展中的年代支撐電影工業與大眾娛樂的場域;在《肖像(Portraits)》系列中,杉本嘗試藉由拍攝出源自繪畫所製作的逼真蠟像,還原成為與原始蠟像製作來源的畫作相似的攝影作品來探討攝影的機械複製與真實性的關聯;而在《Dioramas》系列中,他在博物館所拍攝的的野生動物與環境空間,則是再次點名了西方繪畫藝術所產生的幻覺(illusion)與擬真,在公共空間與教育用途中所公然進行的視覺欺騙。

多年以來觀察歐美藝術攝影網站的經驗告訴我,越是有名的藝術家,官方網站中的作品呈現總是越少,而杉本博司的網站也不例外。當我透過了碼錶的計時,發現到每個專題我花費在閱讀文字的時間比圖像還多。不知是我的英文太差,或還是杉本也還想透過他的網站傳達些什麼,與時間相關的意涵。
去 看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