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伯格,〈現象〉(四之二)

on


John Berger, Jean Mohr, Another Way of Telling, New York:Vintage Books, 1982.
John Berger, Appearance in Another Way of Telling, New York:Vintage Books, 1982, pp. 81-130.

約翰.伯格,沈語冰譯,〈現象〉,《另一種講述的方式》,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2007。頁71-90。

一、 攝影的多義性(續)

  1. 一切照片都充滿歧義。一切照片都來自連續性的斷裂。如果是一個公共事件,這一連續性便是歷史;如果是私事,已斷裂的連續性便是人生故事。即使是一張單純的風景照也打破連續性;那就是光線和氣候的連續性。(P.78)
  2. 在照片與文字的關係中,照片經常乞求解釋,而文字通常就提供解釋。照片是不可否定的證據,但是其意義卻很微弱,需要文字來賦予。……兩者和在一起就變得異常有力,公開的疑問似乎得到了充份的解答。(P.79)
  3. 照相機是傳送現象盒子。自從照相機發明以來,它的工作原理還沒有改變過。……不簡單的只是捕捉由相機傳送的現象的本質。(P.79)
  4. 照相機所傳送的現象是一種建構,一種人為的文化產物,還是—與我們留在沙地裡的腳印一樣–某種剛剛經過的事物的自然印跡?回答是,兩者都是。(P.79)
  5. 攝影師選擇他所要拍攝的事件。這種選擇可以被當作一種文化建構。建構的空間,似乎可以這麼說,清楚地體現在他對沒有選擇加以拍攝的事物的具斥中。建構是他對眼前事物的讀解。正是這一讀解(經常是直覺地、非常迅速的),決定了他對被拍攝瞬間的選擇。(P.79)
  6. 然而,與此同時,影像與它所表像的東西之間的物質關係(例如像紙上的子標記與這些標記所再現的樹木之間的關係),又是一種無中介和非建構的產物。而且它確實像一種痕跡。(P.79)
  7. 要是問一問素描是如何不同於攝影的,我們或許就能澄清;”痕跡”一詞的含義。素描是一種解釋。也就是說紙上的每一個標記不僅有意識地與真實或想像的”模特”;相關連,而且還與別的標記與紙上留出的空白相關連。……而在一張照片中……都是作為既定的東西接收下來的。……包含在照片內的唯一時間就是它所成現之物的孤立瞬間。(PP.79-81)
  8. 人類認為重要的東西,素描中的時間也會隨之增長。而在照片中,時間是一律的:影像中的任何一部分都隸屬於同樣持續的化學過程。在洗印過程中,任何一部分也都等同。(P.81)
  9. 照片不是對現象的翻譯。它們自現象中引用。(P.81)
  10. 正因為攝影沒有他自身的語言,它引用而不翻譯現象,人們才會說,鏡頭不會說謊。它不會說謊是因為它直接拷貝現實。……然而,照片可以被,也正在被大規模地用來欺騙和做假。……即使在引用一個謊言時,照相機也不會說謊。這就使謊言顯得更加真實。(PP.81-82)
  11. 在某種意義上,沒有一張照片可以被否定。所有照片都具有事實性。需要加以檢驗的只是照片以何種方式能夠或不能賦予事實以意義。(P.83)
  12. 實證主義與照相機、社會學一同成長。支持這三種實踐的信念是:由科學家和專家紀錄下來的、可觀察、可量化的事實,終有一天可向人們提供有關自然的和社會的全部知識,以至於人們可以預定(order)這些知識。(P.83)
  13. 今天運用攝影的方式既來自對主體性的社會功能的壓抑,也確認了這種壓抑。人人都說照片揭示真理。從這一簡化中(它使真理被還原為瞬間性[instantaneous]),人們得出結論:一張照片所呈現的一扇門或是一座火山,與它所成現的一個正在哭泣的男人或是一個女人的身體,屬於同一個真理秩序。(P.84)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