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像攝影與人體支配

on

走在假日的公園裡,總是會遇見一些背著像機的人們,圍著個年輕美眉,猛按快門,這樣的場合大概是一些攝影學會所辦的活動。或是遇到那即將步上紅毯那一端的新人們,由婚紗攝影公司的攝影師拍著”美美的”禮服照。

今天一瓢飲想來和大家談談關於人像攝影與人體支配的問題。

●人像攝影的支配與表現

不是每個人都是天生的模特兒。所以,也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一面對鏡頭就擺出最美麗的pose或是表達他自己的肢體語言。因此,最有效率的拍攝方式,變成了由攝影者來指揮。

我想或許很少有人思考到這個問題。一個攝影者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對模特兒的要求能不能夠表現她的特質?已經很模糊了,而攝影者的要求出發點更令人難以理解。攝影者指揮一個模特兒擺出他認為美的姿勢,然後按下快門,這樣的人體支配與擺佈,筆者不認為是絕對正確的方式。

●「性」的支配因素

「人們說我太愛想女人了,但究竟有什麼比想女人更重要呢?」羅丹(Auguste Rodin)。

上面這句話是雕塑大師羅丹說的。很巧合的,在近代藝術家之中,在世之年即功成名就的藝術家不多,但羅丹和畢卡索(Picasso)即都是追求性和藝術的狂熱分子,而他們,也創造出讓世人景仰的藝術品。

以近代藝術家來說,似乎女性藝術家仍是少數。曾有人開玩笑說,女人要脫光了才進的了美術館(指裸體畫作)。攝影這藝術似乎也不例外。因此想像一下男攝影師手裡拿著形狀類似陽具的像機擺佈著女模特兒的光景,是否也算是一種女體征服或支配?當然,可能像Minor White或者Robert Mapplethorpe這類的男性攝影大師例外,他們比較偏好男體,當然,經過一些事實的證據也證明了他們的性取向,並不在女人。

因此,我們可以說,有些藝術家創作的動力來自於慾望,慾望則反映在他們的作品之上,至於模特兒,或許只是他們洩慾的工具,只是,沒有人會這樣說。

那麼就精神上來說,這樣的情形和西門圓環的某快餐店內座著的老人們,差別在哪裡?

●表現與支配的平衡點

那麼以攝影來說,人像攝影『人』的特質究竟要不要包含進去?究竟作品是攝影師的個人創作,還是攝影師和模特兒兩個人的集體創作?或許在商業的立場上,這個觀點會因為錢而有所修正,因此,我們會常常看到一樣的禮服擺著一樣的姿勢有著一樣的背景,如此熟悉的照片,滿街都是,甚至,連畫面中理應熟悉的王子公主,都讓我們生疏了起來。 這個支配與表現的平衡點,也只有見仁見智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