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咖啡顯影

(布烈松基金會網站)
2004/8/13

大師的瞬間-憑弔布烈松

字體大小:
布烈松(Henri Cartier-Bresson)走了。當他在上世紀五○年代提出「決定性的瞬間」理論提供了攝影史上的新典範與許多的經典作品,註 定了他在今日受到舉世哀思與追悼的命運。

在台灣彷間書店可以買到的一本攝影評論集,也就是政治大學郭力昕老師所 著的《書寫攝影》中,碰巧正的是以批判已故中國攝影大師郎靜山的〈怎樣「大師」?如何「中國」〉為開頭,而以批判這位西方的大師布烈松的文章〈攝影大師不 屑攝影〉作為結束。而當時至今日,東西兩位大師都已入土為安,似乎也是到了蓋棺論定的時候。

早年習畫卻自謙毫無 想像力的布烈松所提出的瞬間幾何美學,在當年的西方開創了攝影圖像的新詮釋方式與審美角度;而郎靜山的大師地位正也是在東方的中國將中國書畫的美學趣味融 入了攝影的實踐。然而他們當年在東西方的創新和登高一呼,卻引來了無數的後輩們的模仿。在台灣我們可以看到模仿郎大師的攝影學會後輩中諸多的中國畫意攝影 作品,以及模仿布烈松大師瞬間趣味的攝影師如同阮義忠先生和其門人等人的致力實踐。

如果說布烈松如同其所說的自 己毫無想像力,那麼模仿他的後人們又該情何以堪?以一個宏觀的角度來看,所謂大師地位似乎正是來自在特殊的時空脈絡中的某些創新者,他們的作品實踐和創作 理念得到了社會大眾(或官方)意識型態上的認可。然而,如果我們仔細反思,這樣的大師光環未必會對那些被認為是大師的人們,有正面的意義,或許,甚至會帶 來負面的效應。畢竟大師的洞燭機先並非為的是創造經典作品用之以其權威價值來侷限後輩的思考!

與其在攝影這樣似 是而非的悖論中憑弔「大師」的作品,一瓢飲還是寧可,將布烈松的大師頭銜忘卻。一瓢飲僅記得的是法國攝影師布烈松,和他某些動人有趣的作品。這些作品和或 許不是那麼有名氣的其他攝影師的作品一樣,都帶來了許多讓人會心一笑和清新的感受,至於他的大師名聲,不如就讓它留存於歷史的瞬間之中!或許,這樣可以避 免不少對其作品過度與過多再評價與再批判的尷尬狀況。

再會了,HCB!謝謝你!
pa131x34-2.gif

[所有●映像咖啡顯影] [TOP]

歷史上的12月●映像咖啡顯影

綜合好文隨選

[TOP]
Copyright 2000-2020 , imagecoffee.net All rights preserved.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歡迎友善分享,非經許可請勿轉載。